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云南泸水:我与片马的不解之缘——边陲小镇在民警王士浩眼中的变化

发布时间:2020-10-16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云南泸水:我与片马的不解之缘 ——边陲小镇在民警王士浩眼中的变化

本报讯(通讯员 王士浩 李浩文)“片马”一词来自景颇语,意为“木材堆积的地方”,从滇西怒江大峡谷出发,沿着高黎贡山蜿蜒的盘山公路向上一直出发,翻过“风雪丫口”便是片马镇,我的不解之缘从这里开始。

--与片马结缘

2012年,由于工作原因,我有幸前往中缅边境的边陲小镇-片马。从跃进桥出发,穿梭在山间的小路上,两边是匆匆而过的原始森林及不能远视的云山雾绕,昏昏欲睡之间,忽然道路两旁山间中一片片雪白映入眼帘,司机师傅告诉我马上到山顶了,打开车窗,一丝丝冷风将仅有的睡意吹散,我渐渐被道路两旁的美景吸引,一边的古树经过岁月的沉淀显得那么深邃和迷人,一边的雪景又彰显了高山之巅的圣洁和无暇,就在我沉浸在这古老的景色之中时,一座丰碑越来越清晰,我已经到了曾经的第一哨所-风雪丫口。在海拔3000米常年风雪陪伴的哨所流传着太多太多感人故事。穿越风雪丫口,我一直在东张西望,仿佛要将这美景尽收眼底,就在我通过眼睛尽情吸取大自然的美景时,一座边陲小镇浮现在了视野之中,片马,我来了!

--思那一抹清泉

片马镇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未被现代化的古典和原始美,在这里,这里的百姓依旧过着刀耕火种的日子,住的是木质房屋,房屋中的火塘、悬挂的腊肉、散养的家禽无不透漏着原生态的纯净和祥和。因为到片马已经是夜幕降临了,山间正沐浴着夕阳柔和的余晖,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金黄的大山交织,美不胜收。第二天,我来到了传说中的“两馆一碑”、国门、中缅田园风光以及老百姓家中,亲自感受到了国土的来之不易和群众生活艰难,破旧的衣衫、摇摇欲坠的房屋、放牧的孩童都使我感觉到群众的艰辛,孩子们在小小年纪承受了本不该这个年纪承受的压力,稚嫩的脸庞上透漏出的刚毅让人那么心疼。演出时,附近的群众和学生都来了,我看着他们渴望的目光,心里默默下定决心:要将最好的一面、最好的演出展现给他们!我记得演出完,一个还在读一年级的学生跑来问我:“叔叔,你唱的是什么啊?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过啊,跟我们这边的歌都不一样。”我看着孩子清澈的眼睛说道:“这叫豫剧,是戏曲里面的一种形式,也是叔叔家乡的文化,将来你长大了走出大山,你也要将家乡的文化传递出去,让外面的人看看大山的孩子是什么样子”。演出完毕后,由于还要去更多的地方演出,我离开了这个贫穷却迷人的地方,但孩子的身影始终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再过来吧,我心里这样想想到……

--不一样的小镇

“小王,你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准备去片马报道!”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悲喜交加,悲的是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惊喜的是要到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去工作了。收拾好行囊,准备出发,在中巴车、面包车上颠簸了近12个小时,片马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眼前。这还是我上次见到的片马吗?泥泞的道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柏油马路,道路两旁也可见许多新建房屋,几年间,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到了我现在工作的地方--片马边境派出所。

--看片马进行时

崭新的楼房矗立在崇山峻岭之间,“片马变化真大啊”这是我二到片马的第一感觉,我迫不及待的到了群众家中,迫切想知道片马这几年的变化。到了群众老董家中,老董告诉我:“这几年国家政策好了,扶贫攻坚政策多、又实惠,群众有钱了,自然而然的也舍得盖新房子、穿新衣服了,特别是国家还盖了易地扶贫安置点,让贫困家庭跟城里人一样住进了小区,劳务输出更是为百姓解除了后顾之忧,生活一天天见好。”我又到了学生小红家中,小红该上初中了,小红告诉我:“谢谢叔叔来看我,你给我的书我都看完了,你的鼓励我也都记着呢,叔叔放心,现在家里虽然也有新房子了,但是我还是会努力学习,将来报答祖国!”是啊,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人带领全体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人民群众得到了福祉,而片马虽地处边疆,但党的好声音、好政策已在边疆开花结果,百姓富了、生活好了、社会稳定了、人民笑了……